修篁

我迟早会爱上别人,但我现在爱你。

cp是铜铜!铜铜!铜铜!

乙腐双吃/
本号主乙女及分析,小号(霁月风光)写腐/
拒绝转载!以前的就算了以后不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野宰吹,七都晏吹,我英轰吹暗吹,不服jjc见咱们打一场/
不想撕逼不是我不会撕,不乐意看您电脑右上角手机左上角善用退出,我精力虽然多的没地儿花也不乐意花撕逼上/
拒绝道德绑架,年龄不是借口/

给小天使们比心💕💕💕

石墨强制更新啊……感觉之前的文要凉了


【文野乙女】鸳鸯锅

*


太宰:


你在十字路口架起一个矮矮的炉子,将准备好的鸳鸯锅端上去,点着了火。


红汤辣油满溢,白汤浓稠鲜香。你将准备好的蟹腿一股脑儿倒进白汤里去,重物坠落在衣服上溅起星子。红汤里满满塞着各种食材,沉沉地连半个咕噜都冒不出来。


锅渐渐沸了。


对面的筷子戳进白汤里,捞出几只蟹腿大快朵颐,你有一搭没一搭扎着碗里的肉食,看他吃的欢腾。


许是护食的紧,每次你筷子刚要探过去就被半途打断,如此数次你也没了性质,抱着自己红汤的碗慢慢咀嚼起来。


“喂,不道歉吗?”


眼见他捞了最后一根蟹腿,犹豫片刻没有立即吃下去,你忍不住开口道。


“嗯……为什么不是让我谢谢小姐带来这一锅蟹呢?”


筷尖点着苍白嘴唇,他睁着那双早就不再通透的眼睛笑眯眯问道。


“少装傻。仗着我现在不能打你吗?”


你拢了筷子“嚓”的一下戳到碗底,力道大的几乎将碗裂为两半,空荡荡的白锅“咕噜”又吐出个泡,然后小心翼翼地在这尴尬气氛中归于沉寂。


“对不起。”


他干脆道歉。


然后趁你还未反应过来时两口吃掉了那根已经放凉的蟹腿,抢过你面前酒杯一饮而尽,迅速消失不见。


你捧着碗对着已然无人的空气发呆,在锅内雾气弥漫上来之前低下头吃完了剩余的食物,而后像是未尽兴般将筷子伸进白汤里搅动,半晌夹着一颗小小的红枣收回了手。


“又不带我。”


“也没人说红枣不算食物唉,是吧?”


end.


————————————————————————————————————————————————————


来源于那个活人死人吃鸳鸯锅的梗,活人红汤死人白汤,吃完之前能短暂相见,但若是活人吃了白汤,就是和死人结了鸳鸯,从此阴阳不分。


毒液真可爱(*゚∀゚*)


那些曾经拯救过我的人,最终都不知去向何方


我就不懂现在有些小姑娘了,一口一个站男人角度想想,你怎么不去让那个男的站女生角度想???摆明了一起艹粉不成反被挂的事自己看不清还要把别人眼睛戳瞎还劝说我这是为你好,能收收手吗?别人粉谁不粉谁关你屁事?管这么宽?这么会考虑他人感受送你去叙利亚好不好?什么时候战事平定你什么时候回来?加害者屁事没有一群人护受害者倒是倒霉事一堆还要被追骂,你们脸怎么就这么大呢?神他妈直男我活这么久还真第一次见这么多给渣男洗白直男的,直男不背这锅好吗?眼瞎了就别装能看见脑子有病就去治,就你们这种的丢剑三那些高段位手里不到两天连骨头都不用剩给你们啃干干净净的,这点小好处就哄的晕头转向家都找不到了,还真该夸你们一句单纯善良小白花是吧?


你们爱和谁搞和谁搞去,搞死搞活搞葫芦娃都不关我事,但是能不能闭嘴别插手其他人想法?人家乐意喜欢谁就喜欢谁不乐意就不喜欢你什么基督如来玉皇大帝的还要管这个?你有红线吗瞎搁哪儿装月老?还指桑骂槐有意思?把别人气走了好玩是吧?北京六院床位没满自己百度打电话预约去,祝您好走!


那篇常暗的写砸了,改不好,不写了

等有灵感再换别的发

你不是醉在他身上的脂粉香气里。

甘甜萦绕在鼻尖,呼吸时顺着檀口绵绵钻进嘴里,欲吐不尽,欲吞未绝。

像极了爱情,却又远胜于爱情。

是糕点?

亦或是蜜糖?

将散未散、若隐若现。

好像春日里最后一抹桃红,落入了冬日的温酒。

先生呀,这是您吗?

无法忘却,却也难以记起,当嗅觉远离那一缕芬芳时,脑海里就再也无法复刻出同样的感受了。

将醉未醉,意乱神迷。

不是哟,小姐。

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瞳孔中倒映你小小的影。

只是桂花而已。

昨晚见到了一只喝醉的大型犬,真的好可爱啊——

超可爱的……手感也好……摸起来柔柔软软的超舒服——

好喜欢

我以为能让我二十热度划划水玩过去就算了的……

不过比起铜酱我还是赢了(〃ノωノ)

下面:

1、年龄是18,女生没有十八以上的年龄不要再问了。

2、bgm就是自然声,刻意听歌写不出来东西,安静的图书馆和教室和宿舍之类码字快到飞起。

3、最近正好写了个小英雄的常暗x你待会当这个发上来。

4、cp有人评论投票吗?没有我就不写了啊,评论了我要是没看过我也写不出来啊,我现在就沉迷个文野永七小英雄还有drama啥的(而且一百问这个题目是自己想的还是网上找的啊,没写过不晓得)

中午:

「下午几点上课来着?我重修课。」

「两点半啊。」

「成。」

稀里糊涂睡了一中午,刚刚出寝室发现学校没人还奇怪,到地方才想起来——

卧槽这学期下午没课都忘了!十一后两点上课啊啊啊啊啊啊啊!!!!

蹲门口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