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篁

我迟早会爱上别人,但我现在爱你。

cp是铜铜!铜铜!铜铜!

乙腐双吃/
本号主乙女及分析,小号(霁月风光)写腐/
拒绝转载!以前的就算了以后不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野宰吹,七都晏吹,我英轰吹暗吹,不服jjc见咱们打一场/
不想撕逼不是我不会撕,不乐意看您电脑右上角手机左上角善用退出,我精力虽然多的没地儿花也不乐意花撕逼上/
拒绝道德绑架,年龄不是借口/

给小天使们比心💕💕💕

官方就是想骗我买钢笔,看看购物车里刚加的派克百利金万特佳万宝龙……


猫猫碰,我攒钱还不行吗!


被发了一整天的短信才反应过来明天双十二,火速搜了圈书店优惠准备下单


啊————


又是钱包放血的日子


【永七】【晏女指】归来

晏二次女指三次

私设交界都市可真正进入,指挥使不在则最后一天时间重复轮回(剧透够多了我不说了)

*

晏女指:

不对,有哪里不对。

晏华想。

他分明记得昨天桌上的杯子被爱缪莎打碎,所以今天出门才会带了一个来中央庭。

但是到达以后发现杯子还是好好的摆在原位,甚至连上面烧造的纹理都一模一样。

除非安托涅瓦从其他时空把他的杯子带过来或是中央庭哪位神器使能把已经损坏的物品恢复原状,否则这事件从开始就有哪里出了问题。

然而安托涅瓦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中央庭据他所知目前也还没有这种神器使。

他锁紧了眉,将新的杯子收进抽屉里。

今天是选拔新指挥使的日子,晏华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就频频注意自己的狙击枪,甚至暂停工作拿过来擦拭保养,一副随时出战的准备。

可今天明明没有需要他出门的任务。

安托涅瓦在终端上发消息说,新选出来的指挥使在模拟训练中昏迷,她需要和安前去探望,等到指挥使醒的时候再把她领过来。

看到这里晏华不由得想象了下安托涅瓦招呼着一个女高中生的样子,那女孩怯生生的,小心翼翼给每一个人问好。

奇怪。

晏华捏了捏眉心,接住了从窗口飞进来的一只纸鹤。

我为什么会觉得指挥使是一个女高中生?

中央庭的警报声响起,有黑门出现。

他吩咐旁人给安托涅瓦打个电话,自己则端着枪协助其他神器使战斗。

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摸着冰冷的枪身,荷鲁斯之眼遮盖下的左眼微微眯了起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

安托涅瓦很快赶到,安也带着新的指挥使追了过来,当真是个女高中生,穿着制服一脸茫然。

荷鲁斯之眼应该还没有预知未来的作用。

他这样想着,联系了爱缪莎。

金发女孩如他所料地打碎了杯子,而指挥使也完美的完成了初次的任务,带回了两名、不,三名神器使。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西比尔死在过黑门中的感觉。

神之头脑五指微微扣着桌子,回想起指挥使今天堪称完美的所作所为,除去肢体语言有些僵硬外,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可就是这个没什么可怀疑的指挥使,莫名给他一种木偶的错觉。

下班回家后,他把床头柜上的台灯挪了一个方向,在终端上记录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兀自躺在床上瞪着眼等到了半夜,终于敌不过睡意般沉沉入眠。

不对,太不对劲了。

晏华看着终端上置顶的备忘录皱紧了眉头,最新一条残余七零八落的信息,大多是记录着今天即将发生的事情,包括指挥使的选拔,这显然是他昨天就记录好的事件,可无论哪一件都是今天还未发生、或者即将发生的。

甚至他有一种隐隐的错觉,指挥使的选拔,在昨天就已经进行过了。

破天荒地,他在指挥使完成了高校的解放后把她叫来了自己的办公室,可若询问解放时的具体情况还好,每当他问起指挥使的个人信息时,那女孩就一副木呆呆的样子,像被断了电的机器人。

虽然安托涅瓦事先有提醒指挥使失去了记忆,可失忆的人又怎会因此而整个人都变得呆滞?

他并没有同任何人商量发现的情况,只是照常做完了工作,按时下班。

晚上,他又一次沉睡在梦里,第二天醒来,看着置顶的备忘录皱眉。

他好像被困在了这一天。

每天晏华都比昨天记得的事情要多一点,每天他都在试探不同的人,想要找出问题的关键。

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一天过了无数遍,也再没有其他人像指挥使那样如同一个设定好程序的AI。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可他尝试了无数种方法,每天不到十二点都一定会睡着,对于指挥使的调查也是,查来查去就那么可怜巴巴的两行字,当真宛如天降的救世主。

真是讽刺。晏华想。

明明拥有荷鲁斯之眼,却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他在重复的时间里寻找某个特殊的奇点,去试着进行一切日程外的安排,可蝴蝶只是关在在密封的玻璃瓶里的蝴蝶,再如何扇动翅膀也无法掀起未知的风暴。

更何况……

晏华放下文件,叹了一口气。

还是回归到正常的日程吧。

事情的转机是突然发生的,那天早上他醒来时瞥见闹钟上日期变了时间,按时到达中央庭后发现指挥使正在大厅里笑眯眯地和爱缪莎聊天,恢复了灵动的女孩眉角都要扬起来,挽住鬼牌的手臂央她今天陪自己巡查。

“今天我和你一起巡查。”

晏华扶了下冰冷的荷鲁斯之眼,走过去通知道,看着女孩讶异中带着点怂了吧唧的表情挑眉,丢下句“出门前来我办公室一趟”就转身离开,哪怕背后指挥使吓到抱住爱缪莎假哭撒娇嚎的惊天动地也没能让他再转过头看一眼。

该管教的时候还是需要管教一下。

……至少也要问清情况。

指挥使在他门前来回转了十三圈,试着敲门七次,终于在最后一次咬牙叩了下去,听着那声久违的“请进”哆嗦得像只鹌鹑。

两手乖乖放在膝上,少女挺直了腰板面容僵硬,连眼神都不敢和他接触。

好一个等待训话的学生。

“在你看来,这个世界是什么?”

晏华整理着手边的档案,从底下抽出一张纸写写划划,头也不抬地问道。

“啊……?”

指挥使傻眼了,搜刮着肚里仅有的不知道属于天文还是地理的知识构思回答。

“那我换个说法。”

“这么久没出现,你去哪里了。”

……诶?

指挥使不敢置信地抬眼望着好像有些疲惫的神之头脑,在灰蓝的眸子扫过来的瞬间猛地低下头,抓紧了制服裙摆。

“虽然你的私人生活与我无关,但将大家给予的期待全都抛在一旁不知所踪,无论是逃避也好,懈怠也好,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使会做出的行为。”

女孩缩了缩肩膀,头埋得更低了。

她不说话,晏华也就看着手里的文件等着,纸张翻阅时的“哗哗”声好似在催促,指挥使沉默半晌,终于硬着头皮开口。

“对不起……稍微…有些累了。”

是累啊。神之头脑按了按跳动的额角回想自己这些日子的行动,死循环里没有脱出的机会,只能一昧重复再重复,连他都有些烦躁,更别提这个女孩了。

这还真是——

“……别把我想的这么不近人情啊。”

“你的压力,我多多少少也能感受的到。”

晏华想起终端上一条又一条的琐碎信息,想起他自己的推测。

“稍微休息一下对你来说,与其说是逃避,不如说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吧。”

“我相信这是对你而言最正确的决定。”

毕竟你应该还有家人朋友,作为学生还要上课,就算是有空暇时间,也不该过多地倾注在我们身上。

只是……

至少在这边,你没有可以真正毫无负担交流的人吧。

而且说到底,自己还有私心。

“只不过,你没必要把全部负担都一个人担在肩膀上。希望你可以把我当成信任的同伴对待。”

“你不是孤身一个人,只有这一点,请务必记住。”

他看着女孩抿紧嘴,眼睛眨巴眨巴有水光闪了一闪,又马上转过头去蒙着半边脸假装查看终端消息。

她背身拽着袖子狠狠擦了擦眼,抽着鼻子嗓音低哑:

“晏华你太犯规了,这样我还怎么舍得离开啊。”

神之头脑嘴角微微勾了一点,立刻又恢复了平日的表情,他站起身整理好衣着,拿上狙击枪走到指挥使身旁,招呼女孩:

“走吧,去巡查了。”











“这个世界是游戏?”

“你都猜到了还问我干嘛。”

“我想知道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

“一比十……?”

“巡查结束后,我帮你把游戏时间重新规划一下。”

“不要啊晏华爸爸!!!!”

end.

文中晏华和女指对话来自指挥使房间长期不上线晏华的对话。

每天晏华都比昨天记得的事情要多一点,每天他都在试探不同的人,想要找出问题的关键。


没有人知道这一天过了无数遍,也再没有其他人像指挥使那样如同一个设定好程序的AI。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碎碎念:还没走剧情全靠b站各位大佬视频投喂,灵感爆发但是什么都写不出其实,或者说从看到染血的荷鲁斯之眼那时候就开始憋不住感情吧……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忍住不写晏华了,哪怕只是文字也想要拥有他,再一次。)


(一个小段子,私设指挥使有轮回记忆,喜欢晏华不过没有在一起)


*


神被关进笼子里的时候,指挥使第一时间冲过去抱住了晏华。


温暖,有血有肉,是活的,不止存在于影像的晏华。


女孩欣喜般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想要咧开嘴露出个狂喜的笑,眼泪却“啪嗒”一下掉了出来。


她又想起那蒙住左眼的绷带。


顾不上给自己更多享受重逢的时间,指挥使急忙忙踮起脚扒住晏华的肩膀,迫使他低下头来。


“眼睛呢!你眼睛怎么样了!”


荷鲁斯之眼照旧好好地固定在左眼眶外,只多添了几道细微疤痕。


晏华眨了下眼睛,蓝眸通透,如镜如水,映照着里面指挥使小小的影。


无碍。


事实悄悄冒出头来安抚不安的女孩,她终于放松般塌了肩膀,不管不顾地扯着晏华的衣襟,将脸埋进他怀里放声哭泣。


“我好怕……”


女孩哽咽。


“我还以为会再也见不到你了。明明我还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改变不了,可是你怎么突然间就跑了!”


“我宁可在轮回里经历一次又一次的灭世,也不想待在没有你的世界啊!”


那是不可想象的未来,是比永远困于箱庭更为可怕的结局。


指挥使想要质问晏华,质问神明,想要把这突如其来的七天的恐惧与担忧一股脑儿发泄出来——


却被脑袋上落下的手掌打断。


温暖有力的,宽厚的足以抚平她所有绝望的,属于晏华的手。


本以为再也碰不到的手。


象征性拍了拍女孩的头,消失已久的嗓音带着奇迹般令人平静的效果响起。


“我回来了。”


活的!!!!!

活的啊!!!!!!!!!!

晏华!!!!!!!!!!!!!!!!!!!

我明白了,我今天更新

做梦都梦见破魔子弹,明明什么都记不得了还是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东西一定想要拿到手里,可惜最后被电话叫醒不知道梦里的结局……


官方求你做个人吧……孩子还小,不能离了娘啊……


我 杀 官 方


谁杀了我?


不是我。官方说。


我只是写了个新的故事。


不是我。太太说。


我只是给故事加了点调味。


不是我。朋友说。


我只是给她推荐了新的文章。


不是我。爱情说。


我只是给每个人都平分了心动。


不是我。纸片人说。


我只是照旧做着自己的工作。


不是我。悲伤说。


我只是将她的情绪点燃。


不是我。文字说。


我从未拥有固定的含义。


不是我。思想说。


我所展现的一切都来源于认知。


不是我。“刀子”说。


我无法控制谁会看到我。


不是我。死神说。


我只是收走了脱离躯体的灵魂。


官方捅刀,太太杀我。


这口玻璃渣,我吃。